联盟风采

杭州萧山临浦镇康兴养殖场—娄海刚
当前位置 :首页 > 联盟风采 > 明星导师
杭州萧山临浦镇康兴养殖场—娄海刚
* 来源 : * 作者 : 陈思余 * 发表时间 : 2013-04-15 * 浏览 : 148
    临浦镇苎东村有一位年轻的“猪倌”,他叫娄海刚,两年前学成归来,放弃了美好的城市梦,干起了在外人看来又脏又累的生猪养殖。当时,邻居和朋友们都劝他——年轻人干什么不好,非要与猪打交道,大家都不看好他;不过两年后,他的养猪场已出栏生猪2600头,年利润达30余万元。娄海刚或许是萧山养猪行业里最年轻的“猪倌”了。

  两年前,25岁的娄海刚从学校毕业,一心想着干出番事业来。那年暑假,娄海刚在网上看到,由于效益较低和疫病影响,全国不少地区猪的存栏量都在减少,几乎到了市场的最低点。猪肉很有可能大幅涨价,养猪会是一个很好的创业项目,所以他决定从这个行业中掘金。

  这个决定起初遭到了父母的反对。他们认为,儿子念了那么长时间的书,最后竟回来养猪,实在有些荒唐。不过最终,父母总是拗不过孩子,他们拿出了2万元本金,帮娄海刚办起了一个小规模的生猪养殖场。

  最初,娄海刚的养殖场里只有4头母猪,在外人看来非常不起眼,不过对他来说,这就是惟一的“家当”,于是,他格外珍惜。娄海刚通过查阅书籍、请教畜牧专家等方式,渐渐摸索出了一套“现代养猪法”: 他每天早上5时准时起床喂猪,一天4次都是定时、定量喂养;对猪圈顶棚采取特殊处理,使猪圈的每个角落都能充分采光;每天冲洗猪圈,给猪“洗澡”,保持圈内干净卫生。此外,为了节省成本,娄海刚还用自己的方法配制猪饲料。在“娄猪倌”的悉心照料下,小猪们茁壮成长,繁殖量也有所增加,慢慢地,娄海刚扩大了养殖规模。

  2008年夏天,娄海刚的养猪场渐成气候,出栏生猪1500头。但没想到,一场猪瘟在整个养猪场蔓延开来,300多头猪先后烂耳病死,造成亏损16万余元。当时,娄海刚急坏了,也曾想着放弃这个烂摊子;不过最后,凭着最初的一股创业冲劲,他还是撑过来了。“后来,我立即邀请了区农业局的畜牧专家下乡来为病猪治疗,就这样医治了将近4个多月,这场猪瘟才彻底被消灭了。”

  如今,娄海刚的养猪场办得有声有色,由于生猪质量好,所以猪肉基本不愁销路;他本人也成为区养猪协会的会员。

  这几天,娄海刚还从报纸、网络上了解到,纯农业结合休闲、观光的混合经营模式开始在全国各地显现出生命力,于是,胆大的他又坐不住了——他立即向临浦镇团委提交了青年创业小额贷款申请。上月中旬,萧山农村合作银行正式将20万元的创业发展贷款送到他手中。靠着这笔钱和平时积攒下来的养猪盈利,娄海刚参与了村里集体土地使用权的拍卖,并成功拍下一块58.3亩土地的5年承包使用权。

  现在,娄海刚已对新承包的农田有了规划:种植苗木30亩,花卉10亩,余下的土地用来养殖鱼、虾等。看来,对于年轻的娄海刚来说,这片充满希望的农田里,真的有掘不完的“金子”。

  记者手记

  大学生当“农民”又何妨?

  先有大学生周钢成包地种田,后有大学生赵国锋种葡萄,如今又出了大学生“猪倌”娄海刚。在经济相对发达的萧山,大学生返乡当“农民”似乎成了一种怪象,这也是可以理解的。毕竟在世俗观念中,农村孩子上大学是为了跳出农门,找份好工作,若是毕业后当上农民,那岂不是大学白上了?

  坦白说,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,容不得每个大学毕业生都能如愿以偿地实现“城市梦”。许多大学毕业生放不下架子,宁可在社会上待业,也不愿干辛苦活,总认为这些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。其实,人生的价值是多维的,未必低职位就一定没有价值。更何况,娄海刚、周钢成和赵国锋都是带着理想回到农田里,付出汗水、收获希望。从他们身上,我们看到了懂经营、会管理、敢实验、重科技的现代农民新形象